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骑士上战场,威风八面,独挡一方。
  卸甲归来,也不过是都是那对骑士夫妻眼中的孩子。
  可是在强大的力量面前,一个整体不容退缩,致使覆灭,这是说不出言语的哀伤。
  遥远的世外之地,有天耀骑士的长眠的地方。
  原属古战场,火锅山的高墙将里面给完全隔离,只有胜利才能看到那放出无数怪物大军的罪恶之源里,竟然是正义力量的安息之地。
  也许会有玩家在查看了墓碑铭文后,根据一些所获的信息感慨。
  但是此刻,除去秦炎他们之外,围观玩家眼神中有的只是狂热。
  对于宝物的狂热!
  说来,还是秦炎的意外发现,使得玩家彻底地定下了对这个空间的认知观念。
  必定有宝物,只是没有发现而已!
  秦火火大佬能力那么强,所以他能发现得早。
  我们应该也行,只需要努力!
  若不是秦炎还领着一帮兄弟站在场内忙事情,周围玩家说真的,早就直接扑上去了。
  他们在等,在等这位战场的功臣尽快解决自己要忙的事情。
  这也是这些个玩家对于秦火火的小小尊重。
  不像是纳兰德炎那般,真就直接出手,不带一点考虑的。
  结果现在一看,直接回家了。
  上线都没有用,收益被制裁百分之百,上线干嘛?
  白干活啊?
  凌波仙子临死前对秦炎说的话,在秦炎的脑海里响起。
  她说,如果可能的话,就给那群天耀骑士团的孩子敬上一杯酒。
  埋葬在这里的,都是那凌波仙子单独以女子之力,带不回去的骑士团骑士。
  凌波仙子纵使是黑化即将身死,也是没有忘记这些她带不回去的孩子。
  秦炎来到深渊大陆后,在古战场秘境区域完成了一桩委托之事。
  有段时间了,但是总算了结。
  秦炎也没有负了一个游戏人物的心意。
  “无酒,就这样敬你们了。”
  “走好。”
  秦炎轻轻呢喃出声。
  周围玩家有点看直眼了。
  那包装是......传说当中的天堂神药!
  当初秦火火所开的药店里面卖的好东西。
  现在,秦火火大佬还有?
  还当众倒出一瓶,浪费啊!
  他们并不知道,秦炎已经是为自己,还有他的伙伴,争取到了后面一整段深渊游戏生涯都不需要发愁的天堂药剂。
  至于再组织贩卖一次?
  秦炎没那个时间。
  而且,秦炎确信,那卡妮娜·富贵若是知道自己拿着卡妮娜家族为感谢自己再造天池的慷慨馈送之物去卖的话,估计会讨不到好果子吃,所以秦炎现在就是在战时分发一些药剂到队伍伙伴手上,其他的事情没有多做。
  现在,秦炎因为没有酒,去月光酒馆那里与兄弟们喝酒,也没人会捎带上的,所以秦炎只能是以药剂代酒了。
  但是,考虑到药剂可是玩家们的第二生命,这样子也算得上是秦炎的一种对于天耀意志的尊重。
  拿战斗恢复之物敬死去不散之意志,秦炎没有做错什么。
  两声呢喃,全被重新沸腾起来的人声淹没。
  没有马上穿戴上骑士王的披风的秦炎最后一脸肃然,等天堂生命灵药一整瓶倒玩,低吼了一声:“天耀安息!”
  这一声吼叫,终于是透过嘈杂人声传了出去,可见声音铿锵力度。
  嘶嘶嘶!!!
  那天耀意志之魂好似收到了秦炎的敬意,竟是于墓碑深处,传来一阵阵马匹嘶鸣。
  秦炎仿佛置身于热血沸腾的骑战当中,看到了刀光剑影,马蹄扬土,天耀骑士一往无前。
  对于墓碑深处的回应,兄弟们皆是以脸面上的表情来表示惊叹,心里想着这见识又开阔了几分。
  这个画面,已经是被许多站在倒塌的火锅山山顶高处的玩家记录下来了。
  至此,事情本该结束。
  收集好了尸骨林黄土的秦炎意外地完成了骑士的残片收集,折腾了一番拿到一件传说披风装扮后,秦炎临走之前再给那天耀骑士敬酒,也算是完成了凌波仙子临死之前的那番言语委托。
  是该结束了,但只是特指秦炎一行十人结束。
  其他人,还没有开始呢!
  “喔喔喔!”
  “快翻那土地,里面有宝物!”
  秦炎他们才刚刚走到山石堆积的高墙边缘,挤入进来的玩家便疯狂地踩上了尸骨林黄土地上,开始了他们的寻宝之旅。
  秦炎他们都傻了。
  原本知道了这里没有什么玄机的玩家都差不多走了,是自己拼接骑士的残片那会儿将一堆人给吸引了回来。
  没有马上传送离开古战场秘境区域的玩家还是很多的。
  但是秦炎可没有想过,他的一番收获,会引得如此之多的玩家在尸骨林黄土上的疯狂。
  除去大面积大面积地开挖土地之外,甚至还有人在用武器撬动墓碑......
  疯了么?
  没疯,不是真的那种疯。
  就是寻找宝物的那种兴奋劲头展露得太过强烈。
  也许秦炎可以把这里当成一块任何人寻宝之地,但是在那声战马嘶鸣回应发出来后,秦炎就不可能再这么随意地看待这个空间了。
  “炎哥,这管了要出事!”沈括简一言直指利害。
  秦炎摆手,向前道:“诶!你们这么大动作过分了,里面埋的是人,不是宝物!”
  “嗯?”
  没有想到秦炎竟然没走,而是折返回来,还来了一通说教的玩家们有一瞬间的诧异露出在脸上。
  很快反应过来的玩家猛然想到了秦炎在这里收获了宝物,却是不允许他们寻找宝物,这是个什么意思?
  实力上去了,独裁就玩起来了?
  不想别的玩家也变强?
  这个时候玩家自然还存留点一些秦炎为今天之战局做出贡献的尊敬,但是在利益面前,这层敬意屁都不是,一下子就冲散得无影无踪。
  “秦火火,你当这里是什么庄严神圣的地方,我们可不是!”
  “而且,这里也不是你家开的啊!”
  一些个暴躁老哥大喊的话语,一下子就将火药味给弄起来了。
  秦炎眉头一皱。
  如果放在一对一,有人敢这么挑衅他的话,秦炎真就六字真言送出去了。
  可是,面前的是一堆的玩家,秦炎怎么可能对群体发作?
  “别玩双标!!!”
  爆炸声响,在骑士尸骨林上空回荡。
  ......